潦寥

睡觉了 胡乱兴奋个什么

时过境迁了啊。
真的说这话的时候 居然不很伤感
好像接受既定事项 笑着就出口了
过后才习惯性难受